潮州红廉故事会 当前位置:首页 > 廉洁文化 > 潮州红廉故事会
为掩护战友牺牲自己的洪茵
来源:潮州市纪委监委    作者:潮邑清风 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7-29    点击数:307次

为掩护战友牺牲自己的洪茵

林培强 陈树彬


      洪茵,1924年出生于潮安浮洋洪巷村,是广东省原省委书记林若的妻子。


      “七七事变”后,洪茵随父亲洪泽松到梅州逃难。在梅州,洪茵结识了就读于梅县东山中学的同乡同学林若。共同的人生追求和革命信仰,促使他们走到一起,于1942年结为伉俪。


      在林若的鼓励和支持下,洪茵从梅县广益中学跳级到东山中学读高中。经林若介绍,洪茵和弟弟洪祥逢、洪祥明、洪祥泰都参加了梅州学生联合会。在此期间,洪茵通过阅读进步书刊,更坚定了对革命的信仰和追求。她积极参加学联的活动,发放革命传单,张贴革命标语,满腔热忱地投入到革命斗争中。


      1947年,林若奔赴东江山区参加武装斗争,洪茵留下来照顾父母和弟妹。在她的影响下,弟弟洪祥逢、洪祥泰走上了革命道路。


      1949年2月,洪茵带上17岁的妹妹洪瑜,离开了父母,上凤凰山加入革命队伍,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第四支队。不久,洪茵被送进潮汕干校学习,期满后被派往丰顺白茫畲村的第四支队交通站工作。洪茵来到白茫畲后,带领战友深入开展群众工作,积极宣传党的政策。洪茵和战友还帮助群众搞好春耕生产,开展减租减息、退租退押的斗争。他们组织民兵训练,激发了山区农民的革命热情和生产积极性。这一年,白茫畲早造获得大丰收,洪茵又帮助群众搞好夏收夏种,组织征粮、藏粮,支援前线。


      1949年8月30日,凤凰山区已是“解放区的天”,曙光在即。


      晚上,月色朦胧,白芒畲村一片宁静。洪茵和政工队、交通站的十多位战士,与村民一道,连夜把全村粮食转移到坪坑村山沟里。劳累了一天,民兵们都回家休息。


      就在这一天,溃败逃窜到潮梅地区的国民党军队胡琏兵团残部2000多人,从大埔分两路进犯凤凰。他们一路沿韩江而下,从葫芦市(今归湖镇),经文祠、牛牯岽至大水溪,另一路由大埔高陂进入丰顺潭江,准备夜袭丰顺白芒畲村,企图抢夺粮食并妄图消灭中共潮汕地委潮澄饶丰澳分委(简称“分委”)。


      胡琏残部十分狡猾,乔装打扮,伪装成闽粤赣边纵的解放军官兵,又暗中收买伪保长,让其带路,悄悄进入解放区。当时,哨兵麻痹大意,认为是自己部队,让他们通过岗哨。当从月色中发现这支队伍都是手持美式冲锋枪、卡宾枪、重机枪的匪徒时,哨兵才急忙朝天鸣枪报警。数百名匪兵正准备向我方战士驻地袭击,情况万分危急。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洪茵临危不惧,当机立断,掩护交通员廖奕润和亚寿,让他们火速赶往凤凰圩向第四支队司令部和分委报急,其他同志由左门撤退。敌军火力甚猛,情况危急,洪茵不顾个人安危,大声说:“大家撤退,由我堵住敌人!”在场政工队员和交通员都傻了眼,他们知道,洪茵还拖着病体呢!谁也不愿意离开患病的洪茵。洪茵以命令口气,毅然决然说:“同志们,别管我,向分委报急要紧!”随即她趁夜色闪身冲到大门边,瞄准敌人连发数枪。顿时,枪声四起,硝烟弥漫,敌人已把政工队和交通站团团包围了。交通站战士廖奕润和亚寿在混战中从右门冲出重围,敌人紧追不舍。为了让亚寿脱险,廖奕润把追兵诱引到另一条路上去。亚寿脱险后,拼命跑了40多里来到凤凰圩,向第四支队司令部和分委报告胡匪突袭的紧急情报。分委马上采取应急措施,一面布置兵力阻击敌人,一面安排后方机关、干校、医院伤病员撤退到安全地带,让胡匪一举消灭第四支队司令部和分委的计划落空。然而,洪茵与坚守阵地的其他三位政工队员和交通员,因寡不敌众,不幸落入敌人魔掌。敌人抓到洪茵、李钗等同志,妄图从他们嘴里获得军情和藏粮处。敌人心狠手毒,软硬并施,威迫利诱。洪茵尽管遭受严刑拷打,仍然刚毅倔强,咬紧牙关不松口。敌人丧心病狂,手段毒辣,竟然采用酷刑,用铁线穿过洪茵同志的手掌心,将她吊在房梁上,惨不忍睹。洪茵虽然揪心绞痛,浑身颤动,殷红的鲜血一滴滴流出来,却怒目圆瞪,坚贞不屈,大义凛然地怒斥敌人奸淫掳掠,残害百姓的滔天罪行。胡琏残匪如丧家之犬,气急败坏,把洪茵和李钗等四位同志押上刑场杀害了。四位同志用鲜血和生命迎来凤凰山麓的黎明。为了人民解放事业,年仅25岁的洪茵同志用鲜血书写了自己短暂而壮丽的人生履历。


      1977年8月,为缅怀先烈,教育后代,中共丰顺县委拨出专款,为洪茵同志等四位革命烈士建立了一座纪念塔,碑上镌刻着金灿灿的“革命烈士永垂不朽”大字,塔顶嵌镶着一把红色的火炬,象征革命火炬世代相传,革命烈火燃烧不熄。